一名测绘队员眼中的两次珠峰高程测量

一名测绘队员眼中的两次珠峰高程测量
新华社珠峰大本营5月9日电 题:一名测绘队员眼中的两次珠峰高程丈量  新华社记者  初见郑林时,他正和搭档聊着家常。珠峰大本营帐子内弱小的灯火打在他乌黑而线条柔软的脸颊上,眼睛愈加明澈亮堂。说起话来语速很快的他,聊到尽兴处,会用稠密的关中话和搭档“争吵”,生动得像个孩子。  “我就喜爱干测绘。”2002年,郑林大学毕业后参加天然资源部第一大地丈量队(简称国测一大队)精(密)测(量)队,参加了2005年珠峰高程复测。这次他自动请缨,参战2020珠峰高程丈量。  在珠峰大本营西侧的一个小坡上,矗立着2005年珠穆朗玛峰高程丈量纪念碑。在郑林心中,这座纪念碑既是对那次珠峰高程丈量的深重礼赞,也是测绘人的精力丰碑。  “有点懵!”回想起2005年珠峰高程复测,郑林信口开河。  2004年12月的一天下午,正在家歇息的郑林接到了精测队中队长张亚东的电话。  “去西藏,参加珠峰高程丈量!”电话那头,张亚东口气坚决,容不得他人犹疑。  “我是不是要登顶?”郑林兴奋地说。  “你是独生子女,没资历。”张亚东回复。  “那让我去珠峰干吗?”郑林有些丢失。  “做你的老本行,三角丈量。”张亚东说。  “成!”郑林答道。  毫无准备,24岁的郑林就这样“被卷进”到那次丈量作业中去。  郑林回想,那时住的是绿色军用帐子,队员们枕着行军被,用灌满开水的玻璃瓶暖脚,蜷缩成一团入眠;吃的是馒头、油饼和压缩饼干,烧雪水喝;很少有个人防护配备,在珠峰区域作业经历不足。  在那次丈量过程中,郑林阅历了两次“存亡体会”:一次是在藏北无人区展开GPS(全球定位体系)丈量竣工回来途中,定位体系失效,轿车毛病,一行4人被困在荒野整整一天;一次是在日喀则市定日县曲当乡珠峰东坡邻近进行导线丈量,受气候影响,郑林等人接近天亮才收工下山,行至半山腰,手电筒没电了,队员们手拉手,摸黑走了一个多小时,途中不断用对讲机呼救,最终得到救助,清晨3点抵达营地。  通过2个多月的斗争,郑林地点的国测一大队成功完成了2005年珠峰高程复测要害任务,他们发明的多项科技世界纪录载入史册。  “经天纬地,开路先锋”,是测绘工作的生动描写。挑选了大地般宏伟工作的人,就有着大地般广博的胸襟。已然测绘人肩负着开路先锋的崇高任务,就定要持续攀爬!  15年后的今日,郑林自愿报名2020珠峰高程丈量,仍是做老本行——三角丈量,面对的应战仍旧严峻:高寒缺氧,以及外业作业时仍要翻过风险重重的冲沟、冰塔林、冰崩区等。但在郑林眼里,这次丈量也有了可喜的改变。  日子保证更好了——现在的大本营24小时不断电,设立了暂时医疗点并配有高压氧舱,帐子内放有取暖器,每隔2到3天会有车运送蔬菜、生果和肉类到大本营;  设备更先进了——很多国产配备投入使用,可靠性、精度大大提高,斗极全球卫星导航定位体系充沛保证了丈量作业需要;  经历更丰厚了——通过2005年复测,国测一大队堆集总结了一系列作业及团队协作经历,在这次丈量前,大队做了充沛准备,为队员拟定了科学练习方案……  2020珠峰高程丈量已进入登顶丈量阶段,整体丈量登山队员正在严重有序地展开各项作业。此时,郑林也在珠峰大本营繁忙着,调试设备,为最终的三角交会丈量做准备。  他说:“尽管再次惋惜落选登顶丈量,但一定会竭尽全力。”  “有决心!能再次参加珠峰高程丈量,很荣耀!”采访结束时,郑林说。  “决心”“荣耀”是参战测绘队员口中呈现频率最高的词。这份决心和荣耀感定是源自他们不变的初心,源自对测绘工作的酷爱和忠实。  珠穆朗玛峰高程丈量纪念碑巍然矗立,测绘精力代代传承,永不平息。(记者多吉占堆、边巴次仁、魏玉坤、王沁鸥、武思宇)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